博彩网-澳门最大 、最信用的足球线上体育博彩通投注平台!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浙江鑫旺矿业产品新闻

紫金矿业8.3亿元重建安全环保系统

时间:2013-12-24 20:44:56  来源:  作者:

三年前,紫金山铜矿湿法厂由于溶液池HDPE膜破裂,9100立方米的含铜酸性溶液泄露进入汀江,引发影响全国的重大环境污染事件。三年后,记者前往紫金矿业采访了解到,公司近三年已投入8.3亿元重建安全环保系统,效果明显。而在行业低迷的大势下,公司表示将以国际化为主线进行二次创业,争取到2020年进入国际矿业先进行列。

  8.3亿重建安全环保系统
  “"7·3"事故的发生,主要是我们思想认识不到位,认为铜不是有毒物质,主观上设防标准低,加上缺乏可以借鉴的工程经验,发现隐患没有采取及时有效措施,在管理上也存在一些问题。可以说,7·3事件是完全可以避免的。”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反思道。

  “近三年紫金矿业投了8.3亿元重建安全环保系统,已完成了监管部门12份整改令共61项整改内容,得到了环保部的肯定。”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表示。

  据了解,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原有设施和工艺已进行重组优化,整改总投资超过3亿元,工艺采用国家科委重点推广的绿色环保冶炼技术,产能规模可达2万吨,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湿法炼铜厂。今年1月,该厂已经获批恢复生产。

  在曾经的事发现场,技术人员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污染治理设施的最重要几方面改进:防渗漏能力、库容能力、废水处理能力和实时监测系统。“我们对防渗标准在基础规范上做了提高,采取双层防渗和符合防渗相结合的办法进行综合治理,用HDPE膜和GCL-纳基膨润土垫多重保护的方法进行工程修复改造。在收集池防腐防渗处理上,采用了柔性防渗的方式,用新材料HDPE嵌钉膜做防渗,有效防止因沉降问题可能引起的泄漏。另外,还在两层防渗保护膜之间设置了监测系统层。”紫金山金铜矿矿长龙翼介绍道。

  “除了防渗漏能力提升以外,库容和废水处理能力的提升,提高了安全环保系统应对极端天气的能力。例如库容大幅提升,废水处理也从当时的每天5000吨,提高到了每天25000吨。”紫金山金铜矿龙翼矿长表示。

  在线检测系统则提高了危险预警能力。“紫金山金铜矿矿区有12个外排水口,我们在原有4个在线监测系统的基础上,投入1500余万元新增8个在线监测系统。”记者在哑坑沟口监测点看到,原先在线监测点监测因子由4种增加至8钟,每个都安装上监控录像和自动监测设备,并增设了水质自动留样器,接受各级环保部门监督。紫金矿业董秘郑于强表示,我们还在矿区周边的汀江水域设立了5处水质生物监测设施,在特定的水域内养鱼,通过生物个体的异常生理或行为的变化来警报水质污染情况。

  除了针对三年前的污染事件改进安全环保系统,紫金还在生态恢复方面付出了努力,截至2012年底,紫金山矿山共投入植被恢复资金7965.06万元,实施绿化作业面积10767.73亩。为保证稳定的矿山复垦资金来源,紫金矿业设立了闭矿生态恢复准备金,2003年开始至今共提取6832.1万元。

  “虽然紫金矿业在环境安全方面有了显著提高,但目前存在的隐患还在进一步整改完善中。我们认为,目前不存在无法通过有效工程措施来解决的问题”陈景河信心十足道。

  “成本王”也感压力
  去年10月份以来黄金价格持续低迷,今年2季度开始加速下跌。目前金价已由1800美元/盎司左右的高位跌至1200美元/盎司左右,跌幅超过30%。

  金价的持续下跌,一向占有低成本优势的紫金矿业也感到了压力。公司自2012年首次出现净利润负增长,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又大幅下滑32.75%。同时,公司一季报预计上半年业绩同比可能出现较大回落。

  “这主要是冶炼板块产能增加导致,如果除去这块,公司的毛利率仍然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。”郑于强坦然道,“公司今年经营形式仍不容乐观。

  而对于紫金山黄金产量将在未来4、5年开采完,公司是否有替代的矿山维持黄金产量,郑于强表示,公司目前的甘肃亚特矿业和吉尔吉斯左岸金矿未来将提供10吨的产量,加上澳洲诺顿的今年预计5.5吨的产量,基本与紫金山的产量持平。

  “黄金的产量今后两年不会有变化,维持在30吨左右。铜的产量今年将达到11万吨,比去年增加2万吨。”郑于强表示,目前紫金山铜的产量是3.5万吨,我们现在正在申请,争取紫金山铜矿扩产达到8万吨的产量。

  对于公司之前公告回购H股,郑于强表示,H股回购对投资者而言肯定是利好,公司一定会进行,回购股份注销后,投资者权益将更为集中。

  瑞银证券认为,随着3、4季度旺季的到来,加之目前处于低位的金价,需求仍有望为金价提供一定支撑,但近期金价的再次下跌可能令投资者更为谨慎。此外,2013年1季度,公司克金生产成本同比上升44%。我们认为随着紫金山采矿深度的加深,公司生产成本或将进一步承压。但公司股价从3月初至今下跌约34%,考虑到公司目前的估值优势,维持“买入”评级。

  二次创业国际化是主线
  “紫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一路创业,到港股A股上市,到去年近500亿元营收,有人担心我们得富贵病”,郑于强对记者表示,我们已经提出要展开二次创业。新总裁的到来,即将换届的董事会,都将给公司带来新鲜血液,防止思维固化。最重要的,是要让公司运作更加规范化,视野更加国际化。

  郑于强强调,事实上,国际化也是现实的要求。在目前主要矿区紫金山的黄金储量只能维持4-5年的情况下,未来公司的黄金产量要持续稳定在30万吨左右,海外增量是必然之选。实际上,紫金早已开始国际化尝试,目前已在澳大利亚、塔吉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蒙古等地拥有矿产。尤其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左岸金矿、澳大利亚的诺顿等近年将达产的海外矿产,将为公司的“后紫金山时代”带来产能支撑。

  来自香港和境外的部分投资者表示出对公司收购澳洲诺顿金矿对价,以及投资1亿美元与加拿大Sprott公司成立矿业基金等投资行为的疑虑。郑于强表示,澳洲诺顿金矿,不求为公司带来多大效益,最关键的是能够为公司在海外拓展积累管理、流程、工艺、劳工关系处理等多个方面的经验,为未来的国际收购培养人才、积累经验。

  针对与加拿大Sprott成立矿业基金,董事长陈景河表示,该基金未来投资方向就是矿产,Sprott公司在寻找具备高成长性的初级勘探公司方面有丰富经验,而紫金目前更擅长做实业。利用Sprott公司的捕获能力,在海外市场为紫金寻找合适收购标的由矿业基金投资。这是双方优势互补的一种模式。

  而对于国际化竞争,紫金也并非完全落后于人。陈景河表示,国际巨头管理完善、经验丰富,但是“难免有大企业病”,管理成本较高。以矿山前期开发为例,在设计环节国际巨头往往委托设计单位完成,而紫金则依靠自身设计团队进行针对性设计,更广的产业链覆盖比专业化运营要更具成本优势。“尤其是行业周期低迷的情况下,若买到合适的资源,我们的成本是一大优势”。

  在谈到未来国际化的方向时,陈景河表示,黄金依然是未来国际收购的主要目标,基本金属中铜也是重点,而体量上公司将偏好大型项目,小项目牵扯太多管理成本和精力。关于并购时机,陈景河认为行业低迷期是并购良机:“国际公司股价都在跌,小公司就跌得更厉害而国际化是我们必行之路,在低迷的时候如果不敢下手,后面就难有新发展。

  “我们还想再做一两个大单”,陈景河表示,“目前的黄金价格形势不会影响紫金矿业未来的海外收购战略,市场的低迷恰好为有实力的企业提供了好的并购机会,国际上一些大公司都在卖资产,关键看有没有能力实现1加1大于2。

  哑坑沟口下的汀江,用网箱养鱼以监测水质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